回首頁

瀏覽人次: 6579649
:::
現在位置首頁 > 犯罪預防專區 > 士林分局青春專案專區

士林分局青春專案專區

走出毒海 迎向陽光

    毒品這個問題在台灣社會一直存在於社會陰暗的角落,讓大家印象取最深刻的恐怕是民國79年(1990年)時安非安命的大流行。當時安非他命有如烈火燎原般席捲整個台灣社會,幾乎全國各角落,每個階層都不乏這樣的「安公子」,尤其是校園裡的青少年們所受到的毒害最令人憂心。
    記得在民國81年(1992年)左右進行的一項調查研究顯示,從國小國中到高中職,大約有1%的學生吸食安非他命,這個比例實在令人觸目驚心。為此台灣教育部還特別推動了一個「春暉專案」,在全國各中小學裡進行全面大規模的尿液篩檢與反毒教育宣導工作,歷經數年的努力,好不容易才令校園裡安非他命氾濫的情況緩和下來。然而當時國內的精神醫學界根據國外毒品防治的經驗,便已預知安非他命的流行只是一個前兆,毒性更強,為禍更烈的其他毒品入侵台灣恐怕只是遲早的事。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在法務部的調查報告就明白的顯示出來,國內查獲的毒品中,安非他命的數量逐漸下降,而海洛英以及最近流行於夜店、PUB的「搖頭丸」卻直線上升,而十數年前大家熟知的青少年常用的毒品如強力膠、速賜康等則幾乎已是銷聲匿跡,可見這些較「古老」、「傳統」的毒品,其效果已不再能滿足這些癮君子們的需求,他們紛紛轉而尋求毒性更強的其他毒品了。
    台灣對毒品問題開始重視大概是始於連戰先生在當初剛就任行政院長時所揭櫫的「向毒品宣戰」政策。從那時起,由法務部主導,司法單位負責對走私販毒的查緝,企圖切斷毒品的供給面,讓毒品無法進到台灣來;而醫療單位則負起吸毒者的勒戒治療,防範毒品的教育宣導等工作,企圖降低毒品的需求量,讓還未接觸毒品的人不會想嚐試吸毒,曾經吸毒的人經過勒戒治療後,不僅能解「身毒」,更真正能除去「心毒」,當真能脫離毒品的陰影,從此不再吸毒。
    值得我們欣慰的是,經過醫療單位工作苦心孤詣的解釋與宣導教育,再加上與先進國家反毒工作積極交換心得的結果。主導整個國內反毒戰爭的司法單位與立法諸公們,終於能夠改變多年以來幾乎是根深蒂固的觀念,從善如流,不再把吸毒者視為「犯人」,而較能接受他們其實是「病人」這樣的觀念。會吸毒成癮的人實際上是罹患了某種生理或心理上的疾病,他們的意志力量可能比較薄弱,對挫折的忍受度可能較低,當他們遇到生活上的不如意、失敗或打擊時,比較沒有能力以理性的態度來面對事實,尋求各種資源,設法來解決問題。
    相反的,他們應付困境的方法傾向於逃避,而這些藥物,不論是最初步的,甚至是合法的酒精,到違法的入門藥如強力膠,或者更強烈的如海洛英、搖頭丸等毒品,其共同的特性就是能改變人類的精神狀態,使人的意識能夠暫時從現實脫離出來,也就正好提供了這些人一個逃避現實困境的最佳出路。當然,任何藥物的作用都有其時效性,等到藥效消退了,這個人不得不回復到現實世界裡,然而當初他所要逃避的事情卻不可能就此消失,等他清醒過來面對它時,那種挫折感只會更形強烈,而他也必然會更加懷念當他用了違法藥物時的那種飄飄然、神遊太虛的境界。
    因此這樣的人就會一次又一次地尋求沈溺到藥物作用的世界裡,那就是上癮了,也就是他的心理已經對藥物產生了依賴。所以毒品上癮的人的確是生病,而且是最痛苦,最值得同情的病之一。而走私販毒的人,藉著吸毒者非向他們買毒品來滿足毒癮不可的殘酷事實來賺取暴利,甚至抓住吸毒者的弱點,裹脅他們來替他作犯罪的工具,自然就應該視其為罪犯,而且是必須痛加嚴懲的罪犯了。
    最近修訂頒布的「毒品危害防治條例」就規定,將來吸毒者被發現後,不再是被當作罪犯,但依舊必須被強制接受勒戒治療,而且各監獄看守所都必需和醫療機構合作,來治療這些「病人」。
    就我們所知,在法律或者整個政策考量改變,不再將吸毒者視為罪犯之前,許多毒癮病人即使有心想要戒治,卻就是在上述的疑懼之下,沒有勇氣向合法合格的醫療機構請求勒戒治療,生怕他一出面承認自己吸毒的事實,醫師便會報給警察來抓他,因此只好求助於一些非精神科醫師開設的,甚至是違法的私人戒毒中心。大家如果觀察力夠敏銳的話,幾年前當反毒政策推行得如火如荼的時候,在各大報頭版的角落常會看到某些這類私人戒毒中心的廣告,而在高速公路各主要交流道下來不遠,也可看到這類,可能是連鎖經營的戒毒中心醒目的招牌。然而這樣的機構裡,毒癮者非但得不到專業妥善的醫療,而且收費貴得驚人,其中甚至可能還成為黑道與毒梟潛藏的淵藪,進去接受想像中的「戒治」,金錢的損失事小,身體與心靈遭受雙重的創傷才更嚴重。
    如今在醫界與法界人士共同的努力之下,執政當局終於從善如流,摒棄了吸毒者是罪犯,必須接受懲罰的陳舊觀念,而開始視他們是需要治療的病人。觀念的突破,可算是我國反毒工作上的一個重大里程碑,是極為珍貴的成就。吸毒者實在應該把握機會,珍惜自己的身心健康,勇敢地站到陽光下來接受治療。
    根據臨床上的觀察,一般吸毒者在所濫用的藥物上有所謂的「進階」現象。一開始是嚐試藥物較緩和,價錢也較便宜的,例如強力膠,再來是安非他命,時日長久之後,生理與心理上對這些藥物的依賴與日俱增,原來的「入門藥」已不足以滿足他的需要,他便會去尋求毒性更強的毒品。所以站在預防勝於治療的立場,當我們發現青少年開始嚐試使用可能成為入門的藥物時,便應及早戒治,並且藉教育宣導的方式,讓他們了解毒品的可怕,建立正確的觀念,避免他們越陷越深。
    所謂「身毒易解,心毒難除」,大部份會去使用毒品或違禁藥品的人都是人格比較脆弱,當碰到困難、挫折,或是情緒上有所困擾時,他們往往不會用理性的方法去解決問題,尋求幫助。或者不知如何適當地發抒自己的情緒。這些人總覺得面對困難太過辛苦,不如逃避現實來得容易。嗎啡、海洛英都是強力的中樞神經麻醉劑,讓人使用後感覺飄飄欲仙;而安非他命則是中樞神經興奮劑,吸食之後會令人心情愉快,精力充沛,都可以讓吸食者暫時脫離現實世界的各種苦惱。
    一旦沾上之後,生理的上癮還好解決,在醫療的協助支持下頂多捱個幾天就過去了;心理上對藥物所帶來的那種境界的依戀依賴才最棘手。這些癮君子經過勒戒治療,脫離生理上的戒斷期以後,如果沒有持續的心理輔導,教導他們在以後遇到困境時,如何能理性的面對現實,尋求支援,來解決問題。等他出院後回到原來的生活環境,現實生活裡的各種挫折、不如意仍舊存在,他很容易又會氣餒,萌生逃避的念頭。若再加上有損友在旁邊慫恿、引誘,他原本就薄弱的意志力量便很可能再度瓦解,又自犰蛘鞳A沈溺到毒品的世界,先前的努力完全付諸東流。
    所以住院渡過勒戒後急性戒斷期可說只是治療的第一步,戒毒者出院後一定要接受長期的追蹤輔導,或者讓他們暫時住到「戒毒者中途之家」,例如「晨曦會」、「主愛之家」等機構裡,幫助他重建一種規律的、自治的、加上一點體力勞動的、學習自己為自己負責任的生活方式,也教導他們除了藉毒品來忘卻痛苦之外,生活裡還有別的解決困難的方法,幫助他們找出除了毒品世界之外,生命還有其他的意義。這才是幫助這些毒癮患者走出毒海,迎向陽光的根本之道。

  • 點閱: 798
  • 資料更新: 2014/12/23 16:29
  • 資料檢視: 2018/1/2 10:54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士林分局
:::
  • 歡迎提案i-Voting討論臺北市各項公共事務, 另開視窗.
  • 臺北市政府單一陳情系統, 另開視窗.
  • 台灣週遊券-花東限定, 另開視窗.
  • 106年臺北市家庭收支訪問調查, 另開視窗.
  • 臺北市公務人員協會, 另開視窗.
  • 臺北波麗士, 另開視窗.
  • 台灣就業通, 另開視窗.
  • 內政部警政署影像追緝網, 另開視窗.
  • 臺北美好新視界, 另開視窗.
  • 人權大步走專區, 另開視窗.
  • 電子發票整合服務平台, 另開視窗.
  • 機關檔案目錄查詢網, 另開視窗.
  • 網路報案, 另開視窗.
  • 臺北市防災資訊網, 另開視窗.
  • 臺北市即時交通資訊網, 另開視窗.
  • 開啟新視窗-臺北市民e點通, 另開視窗.